好久沒放波波了  相機壞了也不能拍他 噢
但他還是很可愛耶 嘻嘻






96/10/14

 

 

主人每天都會讓我出來散步,我最常去的地方是書桌,桌面上方有一排抽屜,再上去則是書架。書桌除了檯燈、書本、筆外,別無他物,老實說,我逛到有點膩了,我好奇的是書架上的世界。

 

 

我踮起脚跟,兩手剛好攀上抽屜上緣,我奮力往上爬,可惜上無著力點,下有滑溜桌面,數度功敗垂成。國父革命十一次才成功,我要追隨偉人脚步,學習偉人精神,不成功便成仁。我不亞於國父,經過十餘次奮鬥,終於攻頂成功,我意氣風發地坐在上面,享受登泰山而小天下的快感。

 

 

爸爸全程觀看我的表演,一邊直叨唸:「實在很皮耶!」一邊又忍不住稱讚:「好可愛!」媽媽則說:「再讓牠長個一公分就可輕易的爬上去。」

 

 

爸爸和我見面的次數最少,我始終存疑,是不是不討他歡心,現在,我明白了,爸爸和波波相見倆相歡,我在這正式公佈,我已深深擄獲全家的心,努力終於有了回饋。

 

 

96/10/15

 

 

不像媽媽講的再長一公分,才一天光景,我就進步神速,三下兩下便上下自如,看來,古人說的「士別三日,刮目相看」要因我而改寫。

 

 

上面的世界,除了書本就是雜物,重重障礙,空間狹小,說穿了,一旦到達,就没什麼神密可言。話雖如此,我依然來來去去,樂此不疲,我愛的是過程,結果如何並没那麼重要。

 

 

96/10/18

 

 

今天我正在衛生紙堆裡打轉,玩得不亦樂乎,忽然,眼角餘光瞄到一旁有「異物」入侵,為了宣示主權所有,我張口咬下,企圖阻嚇外來物。未料,那是媽媽的玉手,媽媽被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一跳,下意識的縮手,没想到我仍掛在媽媽的手上,就這樣,硬生生的從書桌的高度被甩到地板上。

 

 

媽媽擔心死了,怕我摔死,要不就傷得半殘,正俯身探望我時,說時遲,那時快,我一骨碌翻身,又是好漢一條。媽媽,放心啦!我的身體是銅牆鐵壁打造的,加上每天勤快練功,這點高度,没問題,難不倒我的。

 

 

媽媽感嘆說:「要是人類從這種高度摔下,早就粉身碎骨,一命嗚呼哀哉,為什麼波波平安無事?」哥哥說:「重力加速度的關係,波波體重輕,掉下來所承受的力道相對人類而言較輕。」媽媽還是不解,很多動物體積龐大,體重驚人,行動卻比人類輕巧靈活,看來人類除了智力勝出一籌外,體能狀況是最差的,既不能跑又不會跳,簡直是動物界一大奇耻。

 

 

96/10/21

 

 

連續幾天陰霾的天氣,好不容易終於放晴,暖暖的陽光灑落一地,徐徐的和風吹得人心蕩漾,為深秋增添了幾分春意,叫人有著說不出的舒暢感。

 

 

適逢假日,媽媽得閒帶我到一樓中庭花園,說是多曬太陽對我的骨骼生長有益,又說芬芳的泥土對我的健康大有幫助,於是我展開了一段室外踏青行程。

 

 

媽媽將我放入草叢,我一溜煙就不見身影,但媽媽一點也不擔心,因她可自晃動的草叢掌握我的行踪。媽媽好奇的撥開草叢,發現我正用前肢撥土挖洞,這才擔心萬一地洞挖成,我躱了起來尋不著,她該如何向家中其他三人交待,當下忙將我帶離草叢。原來,「老鼠生的兒子會打洞」這句話說的就是在下我啦。

 

 

媽媽讓我在階梯上跑步,白茸茸的毛色配上短小貼地的四肢,讓我看起來像顆白色橢圓形的乒乓球在移動,瞬間,吸引了六、七個眼尖的大人、小孩圍觀。階梯高度比我家書桌的抽屜稍高,但表面粗糙不平,有利我的指甲抓附,再說平日訓練有素,今天只是牛刀小試,我不費吹灰之力就攀爬成功,搏得觀眾滿堂采。俗話說:「母以子為貴」,我抬高了媽媽的身價,媽媽對我出色的表現給予滿分的評價,我與有榮焉。

 

 

觀眾中有個小哥哥說他養了四年的紫倉(紫色的倉鼠),媽媽忙向他請益,小哥哥以專家的口吻傾囊相授,媽媽虛心受教。小哥哥問多久幫我洗一次澡,媽媽回說没洗過,小哥哥以不可思議的眼光打量媽媽,不會吧!一個多月没洗澡?媽媽羞赧地問:「牠不是用砂子洗澡就夠了嗎?」小哥哥,你別怪媽媽偷懶,我可以作證,媽媽只是不知我諳不諳水性,不敢隨便讓我碰水罷了。

 

 

半個小時後,結束踏青之旅,我渾身沾滿塵土,媽媽找來小塑膠淺碟盛了溫水,將我放進去洗澡。這是我第一次下水,免不了害怕嗆水,一直往外爬,媽媽抓住我,直往我身上抹水,直到全身濕透才善罷干休。歷經運動後的疲憊,加上洗澡的放鬆,輔以媽媽輕柔的擦拭撫摸,我眼皮漸漸沈重,身心漸漸舒緩,不知不覺竟在媽媽的手中進入夢鄉。

 

 

我在家人手中總是活蹦亂跳,難得如此安靜,這簡直蔚為奇觀,媽媽趕快將沈睡中的哥哥叫醒,共賞天下第一奇景,可惜爸爸和姐姐不在,無福欣賞我那小鳥依人的嬌態。




((續)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ubblerosy 的頭像
bubblerosy

RosyLife

bubbleros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